太陽花學運 vs《動物農莊》(Animal Farm)

很久以前看的一本書~不知道大家有看過嗎?

《動物農莊》

英國著名作家喬治·歐威爾的一部反烏托邦寓言小說。
故事描述了在英格蘭的一個莊園內,一場「動物主義」革命的醞釀、興起和最終蛻變。

農場裏的一頭豬老少校(Old Major)在提出了「人類剝削牲畜,牲畜須革命」的理論之後死去,若干年後農場裏掀起了一場由豬領導的革命,原來的剝削者——農場主被趕走,牲畜們實現了「當家作主」的願望,嘗到了革命果實的甘美,農場更名為「動物農莊」並且制定了莊園的憲法——「七誡」。

但不久領導革命的豬們發生了分裂,一頭豬被宣布為革命的敵人,此後,獲取了領導權的豬擁有了越來越大的權力和越來越多的優厚待遇,逐漸脫離了其他動物,最終變成為和人類完全一樣的牲畜剝削者,動物農莊的名字也被放棄...

*****************************************

【太陽花學運的另一種聲音】

出來吧!跟我們一起睡在鎮江街!
文/吳銘軒 (綠盟專案統籌、綠黨中執委)

喊出「議場是人民的」的同時,你們為何能夠立刻建立起另外一套,完全是以是否自己認識熟悉、是否有親友關係、是否是老師名人、是否是佩戴記者證的真記者等規則,來決定誰可以走進議場內的制度。你們為什麼可以自己開小會與成立決策小組來主導這場運動與為群眾代言,這個新的體制外的代議制度是何時取得共識且何時、如何合法?我們的訴求是怎麼產生的?你不要的原本的這種的民主為何依然沒有瓦解?(恕刪)

你們現在就該立刻反省這種限制的權力是從何而來,建立這些層層官僚與決策的中心是不是在一個民主的精神下產生的,否則,我們將會失去佔領立法院的初衷,成為另一個只相信自己人的馬英九。...發佈於 2014年3月28日 。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書中的情節正活生生的在台灣上演中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2014-04-02 10:49 #1
我沒看過那本書,聽過。

但我兒子上個月看過。跟我講過那書中情節。



不分是非的年輕人聚在立法院高喊要正義時,

我已經看到那書中的情節了。

28813110 wrote:
.....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書中的情節正活生生的在台灣上演中
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如果覺得現在"才"正在上演
那只能說真的太天真了
這樣的戲碼
是一直不斷的上演
推翻滿清 國民黨上台 然後原本滿腹熱血的青年
變成了另一個地主 剝削人民
後來 民進黨上台 當初滿口正義的律師
也成了貪污的表帥

同樣的 企業裡還不是一樣
隨著公司 南征北討 共體時間
然後公司賺錢了 所有員工還是喝西北風

人心就是貪 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保持初衷的
所以 唯一能做的
就是不斷的革命~
這沒有什麼不對

可悲的不是成為奴隸的事實
而是習慣了身為奴隸的心態

vistac wrote:
如果覺得現在"才"正在上演
那只能說真的太天真了
這樣的戲碼
是一直不斷的上演
推翻滿清 國民黨上台 然後原本滿腹熱血的青年
變成了另一個地主 剝削人民
後來 民進黨上台 當初滿口正義的律師
也成了貪污的表帥

同樣的 企業裡還不是一樣
隨著公司 南征北討 共體時間
然後公司賺錢了 所有員工還是喝西北風
...(恕刪)


生命本是孤獨 人間自有溫暖
動物農莊的歷史背景是公元1917年的俄國大革命。

當時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政權被瓦解了,帝俄時代被
終結了。只是人民的生活並沒有如革命者當初所承
諾地有所改善,而史達林在公元1928年前後更開始
以獨裁者姿態恐怖統治蘇聯。

歐威爾就是為那些受到史達林蹂躪的勞工們打抱不
平,他藉這部小說警告人們極權主義政權是危險的
,因為人們的生活是被嚴密監視控制的。



作者在一九二一年考取公職,到緬甸當警察,在那
裡,被奴役的殖民地人民的悲慘生活無時不在刺激
著他的良知。

人生在世,想遇到像他這樣有良知的人,極難。

心中沒有一絲絲良知的人,就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去讀動物農莊了。



david1598 wrote:
我沒看過那本書,聽過...(恕刪)

這本書還不錯看~有空可以看看

vistac wrote:
如果覺得現在"才"正在上演
那只能說真的太天真了
這樣的戲碼
是一直不斷的上演...(恕刪)

就是不斷的革命~
這沒有什麼不對...(恕刪)

請妳別自行補腦,OK?
小孩是爸爸生的,但爸爸不一定只有一個小孩

我說當下這場"表演",就如同書中所寫的!
我有表示是今天"才"發生的嗎?
而且這本書的作者自己提到這部小說實際上是反對史達林的

妳懂革命嗎?
革命是打破現有體制的~而不是在體制內搞
在體制內搞~那叫改革!
不要總是把革命掛嘴上,行另一種形式的獨裁
23學生出走 闢賤民區
反對菁英領導 學運不回應
2014年04月03日

「反服貿這場仗我們有很多討論,但這些聲音卻進不到決策圈!」
就讀台北教育大學的葉彥廷同學,他參與攻入立法院並在議場守門10天,卻在330遊行過後選擇離開,參與「賤民解放區」,葉同學指議場內因為害怕警察混入,嚴格的查驗身分,不屬於決策核心的人出去了就很難再進來,最後議場裡有8成都不是一開始佔領立院的夥伴。

當初和林飛帆一起攻入議場的謝碩元,也在賤民解放區粉絲專頁留言:「糾察隊的榮耀秩序主宰了群眾的身體、學者在舞台的站姿威壓了所有的靜坐民眾,一個打著正義之名的體制正在複製我所厭惡的一切。」


太陽餅學運~R.I.P.~
墓誌銘『始於太陽花,終於太陽餅』
vistac wrote:
人心就是貪 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保持初衷的
所以 唯一能做的
就是不斷的革命~
這沒有什麼不對




附上真正的革命家:

大腸花三大名著

蒼蠅王
動物農莊
第三帝國的興起

28813110 wrote:
很久以前看的一本書~...(恕刪)

跟 H. G. Wells莫落博士的島The Island of Doctor Moreau也蠻像
半獸人殺掉博士
妄想學人類用兩隻腳走路
學人類以法統治同類,結果……………


曾經是獸人英雄的袋狼,最後也被同類無情鞭打射殺
"你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你啊!醜八怪!"這句話不知道是誰說的 好貼切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