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KOM挑戰之路

自815武嶺盃歸來後, Obermayer前輪的CS bearing証實入水, 跟LW的電郵往來依舊花了好些時日.
不巧Gipfelsturm的後胎沒有空閒裝上, 由於不想用LW鴛鴦組合, 於是就重裝DA C24CL / GP 4000 S2開口胎作練習輪吧.
2015-11-12 18:23 #1
不巧在9月3日我摔(炒)車了, 那天自山頂道落山, 經過馬己仙峽交界右彎頭胎打滑, 右肩着地, 右臂外傷無礙但無力舉高過膊頭水平。
車無事,Di2 後變從保護模式恢復正常, 只需校正左槍手。
騎公路車以來第一次出事, GP4000 S2濕地表現比起Competition真的差很多!
回看data出事前速度有23 km/h, 的確是太快了, 以後要加倍小心.
肯定在「黃格」沒有出事, 是車子完全離開「黃格」後才發生打滑, 電光火石間無可能從卡踏脫卡. 右肩和頭部右側受重擊後, 人車分離, 風鏡飛脫, 今次是慘痛的教訓.

右邊槍手、卡鞋、腳踏和DA後變著地. 一向以為是膠造的尾端外殼很堅固, 功能並無受損.


9月12日出外試著練習, 但肩部還是很緊, 尤其是握下把落山之時感到痛苦.
看來要給于更長時間休養, 期間每週會慢跑兩、三次, 以防止肌肉萎縮.
23日那天更花了四個半小時, 從銅鑼灣急行到火炭(鯉景灣乘船往觀塘).
27日和28日兩天終於可恢復慢中速練習, 感到狀態不錯.
29日往金督馳馬徑慢中速跑八公里, 狀態還可以.....
第二天喉嚨不適, 第三天(十 ‧ 一國慶)就肌肉痛, 發熱38.5 ° C, 看醫生立刻就給我開抗生素.
到10月5日見病未好依指示去覆診, 今次看到相熟醫生給我轉抗生素, 病情這才開始好轉.

10月12日終於服完最後一粒抗生素, 即是病足十二天, 期間受藥效影響, 練習算是白練的.
此時距離飛台灣日子剛巧只剩十二天.
嚴格來說, 正式訓練已停了四十天. 假如你是我的話, 還該不該去KOM?
去, 這唯一的十二天訓練(應該叫做恢復)該怎樣編排.........
請問一下大大 KOM是什麼英文字的縮寫?是什麼意思?


yuettoi wrote:
自815武嶺盃歸來後...(恕刪)
美麗與智慧並重.英雄和俠義的化身

palada wrote:
請問一下大大 KOM是什麼英文字的縮寫?是什麼意思?

Taiwan KOM Challenge, 臺灣自行車登山王挑戰.
不得不提最後有服藥那天, 10月12日的訓練.
已經沒有時間食老本做base building, 恢復期開始前直接來一個83 km長課.
可當天只能夠騎接近四小時的LSD, 包含五轉哥連臣角迴旋處到石澳來回.

看見平均速度在18 ~ 34 km/h, 功率大部份時間只在100w ~ 125w, 心率竟長時間升至14x以至15x下, 這都拜感冒和藥效影響所賜.

評分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