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機是否也該擁有的國道路權?(歧視與平等)

有朋友平常皆以重機代步,某次聊天時談到重機上國道的議題,大家討論到重機是否也該擁有的國道路權?

其實關於這個議題,我們就必須要先去理解「歧視」還有「平等」兩件事。


首先是「歧視」:

「機車喜歡鑽車縫,這樣上國道也太危險了吧」

「汽車和機車在同一條道路上,怎麼想都覺得一定會出事。」

「騎重機的不是都很愛飆車,這樣國道不就變成賽車道。」

這些是反對的人所提出的若干理由,不難發現這裡面充滿著:刻板印象和不當的標籤。

這跟下面這些言論其實相差無幾:

「最後一塊蛋糕一定是小胖吃的吧,看體型就知道了。」

「聽說隔壁大樓三樓現在都是警察,好像又是嗑藥轟趴,一定又是同性戀。」

「聽說你的女主管對待組員很嚴厲,一定是沒結婚,難怪沒有母性,不懂得關懷別人。」


可是事實是任何喜歡甜食的人,不管胖瘦都可能吃掉那最後一塊蛋糕 ;

異性戀的嗑藥轟趴或是各種性愛派對絕對不比同性戀來得少 ;

沒有結婚跟母不母性、懂不懂關懷也沒任何關係,還不是有很多小孩被棄養或是家暴的案例,難道生過孩子的人就比較有母性?

因為任何特徵或是身份,將某件事或者某個人歸類,認為「該類別」必然會有某些特定行為或是特定模樣,這就是「歧視」。

然後在這些對「不同類別」的歧視下,社會就會給予不同或是較差的待遇,因此歧視往往就會帶來所謂的「不平等」。

如同我們去年討論到的「取消機車兩段式左轉」所爭取的路權一樣。

事實就是不論機車或汽車,只要「不在內車道進行左轉」都會很危險,所以危不危險跟機車或汽車完全無關,而是跟用路人有沒有遵守交通規則有關。

汽車可以直接左轉而機車不能,本身就是歧視所造成的現象,而機車兩段式左轉減輕汽車注意行車的義務,卻加重了機車行車的不便,這種限制機車的路權就是一種不平等。

而討論到「重機不能上國道」是一件不平等的事,我們就要先討論到「高速公路」的目的是什麼。

高速公路目的就是要提供用路人一個「快速、安全而且封閉的道路」,減少一般道路中長途運輸所可能造成的各種風險和意外。

我們提供給汽車、貨車一個不需要去顧慮到各種障礙物,也不會因交叉路口而走走停停的車道,但卻不開放給符合能上高速公路條件的交通工具使用,這難道不是一種歧視和不平等嗎?

不論汽車或是機車,在長途運輸下,行駛在高速公路絕對比一般道路還要安全而且快速許多,所以重機上國道反而跟社會的顧慮剛好相反,他們不是造成危險,反而是為了「安全」才行駛上國道的。

而因為「危險」而阻止重機上國道的理由基本上都是站不住腳的,因為不論汽車或機車,安全的前提都是要保持所謂的「安全差距」,如果有反應不及,那就是用路人沒有盡到交通上的注意義務,那跟重機一點關係也沒有。

就算用交通意外事件中機車傷亡率比汽車高來阻止重機上國道也是不合理的,按照這個邏輯的話,那所有行人和騎腳踏車的人就都不能上街了。

因為在車禍中行人和腳踏車的傷亡風險絕對比機車和汽車高得多,如果是這個理由的話,強制所有人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不是更安全嗎?

所以應該做的不該是限制機車的路權,而是降低該群體的風險,例如機車需要配有ABS和騎士也要配戴完整的護具才能上路。



當我們考慮到「平等」這件事,不該是想我們怎麼去補償這些不同的族群,而是我們這個社會的建構是不是對其造成不便,用機車當作交通工具不必然是危險的,而是我們的道路設計是不是友善這些騎士。就像用視能力設計出的紅綠燈沒有考慮到色盲的人士,將其暴露在風險之中一樣。

所以我們要做得是去除這些不便和障礙,而不是禁止和補償,就像我們不會要求色盲不得上街行走一樣,我們更不應該因為高速公路的任何設計而作為反對機車行駛上去的理由,有這一層的思考,才能對「平等」這個概念有基本的理解。

要做到平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至少我們要意識到是「社會建構出了不平等」而不是「某些族群具有不平等的本質」,所以我們要理解所謂平等是「去除這個社會建構出的不平等,而不是補償這些不平等」。

在這個理解之下,我們就會發現這些看待人或事的「不平等」就是一種歧視,質疑同性戀的婚姻狀態,質疑沒結婚女生的愛家程度,質疑機車行駛道路的危險性,基本上是同一個脈絡。

婚姻制度的設計,社會對女性生育的要求以及交通道路的規劃才是上述狀態的主因,「不平等是被建構出來的」,所以當我們將這些狀態的責任歸屬在不同類別的族群身上,就是一種歧視,就是一種不公平。

所以,當我們心中閃過「XXX(某個族群)為什麼一定要YYYY(做某一件事),難道就不能配合或考慮一些非XXX的人嗎」,記得停下來思考,因為這種念頭的背後就是滿滿的歧視和不平等。

他們的特徵和身份從來就不構成問題,也不該由他們來承擔這些責任,而應該要發揮我們的同理心去理解和思考,究竟這個社會對他們建構出了多少障礙和限制,逼他們需要向世界訴說著這些「不平等」。

老是拿藥去逼那些被歧視的族群們吞下去,怎麼可能期待這個世界平等呢,因為真正有病要醫的是這個社會啊!




(此篇轉載 黃靖芸律師。生活法律沙龍 臉書)
2018-06-12 12:57 #1
癮型人 wrote:
有朋友平常皆以重機...(恕刪)
黃律師用此文來釐清歧視與平等很好,用來爭路權卻恐怕會重蹈許多先進多年來的覆轍

主管機關如果真的把機車上國道當成目標,來個十年二十年改善計畫逐步實施,那我也沒話說。可是觀察主管機關十幾年來的做法,完全沒有心要朝機車上國道的目標走。還是一樣一禁了事,如果民眾也抱持這種想法,難怪有人說再100年也不可能啦!當然不可能,因為從民間到政府,都沒有心要進步啊!

民眾有兩個迷思,一定要改過來:
迷思一:「機車走國道比目前在市區道路危險,要花時間做配套才能開放」。
迷思二:「機車上國道是上來亂的,國道已經夠塞夠亂了,再開放會更亂」。

這兩個迷思與實情恰恰相反:
實情一:「機車走市區道路比上國道還危險,限制機車上國道反而增加所有用路人的風險」
實情二:「解除機車國道限制,反而有助交通順暢;越是汽車專用,塞車越是嚴重」

為何實情與迷思落差這麼大?國人被主管機關洗腦徹底,認定國道速限高就會比較危險,事實上高公局統計端午連假國道事故主因前兩名:「未保持安全車距、任意變換車道」無論機車上不上國道,交通改善的事永遠要做,永遠沒有完美的一天。說什麼「也許要開放重機得先從教育開始到駕照考試都要從嚴」,這擺明就是我不想做事、你也永遠不要想上的完美藉口。這種藉口政府說就夠了,民眾千萬不能幫腔,不然不就正中政府下懷,樂得輕鬆永遠無事?



癮型人 wrote:
有朋友平常皆以重機...(恕刪)


偽法治民主自由的國家只有獨裁者及其嘍囉說了就算...其它民意請別癡心妄想!! 結案

癮型人 wrote:
有朋友平常皆以重機...(恕刪)


爛文章,懶得看完!

一、那不叫"歧視"
而是機車本身就屬於"較危險的"交通工具,應該受到限制
也是造成年輕人死亡最多的交通工具
不然不會每年政府都到各大專校院"交通宣導"

二、交通工具"平等"??
身心障礙者是先天的
我們無法改變其身體缺陷,但保有他們通行的方便與權利
但是...
民眾可以自由選擇交通工具
沒有機車,就少了行的自由??
沒這種事!
也沒一個先進國家在推廣機車作為主要交通工具的,都是嚴格限制開始做起






vicence wrote:
爛文章,懶得看完!...
一、那不叫"歧視"
而是機車本身就屬於"較危險的"交通工具,應該受到限制
也是造成年輕人死亡最多的交通工具
不然不會每年政府都到各大專校院"交通宣導"
(恕刪)

這時候怎麼又想起"件"了?要用交通部的"率"啊!
交通部就是用"率"來修理重機是如何違規與危險,
但根據統計台灣機車a1事故發生率可是比汽車低咧~

tansywen wrote:
這時候怎麼又想起'...(恕刪)


不用管啥率或件了

怎撞都是機車倒楣,不是?
vicence wrote:
爛文章,懶得看完!...(恕刪)

也沒一個先進國家在推廣機車作為主要交通工具的,都是嚴格限制開始做起



今日發現
台灣的井底蛙,真的還不少呢?


先列幾個先進國家,有在嚴格限制機車的??


我猜第一個 台灣,可惜它不是先進國家而是個鬼島,島內還住著為數不少的鬼蛙.

vicence wrote:
不用管啥率或件了怎...(恕刪)

小汽車撞卡車怎麼撞也都是汽車倒楣不是?
在下覺得應該上路者應該所有的駕照都考過,了解不同交通工具的差異(與死角),也才避免如無知者鑽進內輪差悲劇。

甚者調高機車考照年齡,那些自以為開車比較厲害,平時違規成山,遇到要賠對方就滿口"危險","為了安全妳們這不可以那不可以",這些虛偽噁心的呆丸面孔就會現形。

年輕人太便宜,生產壯年你敢動,賠到你永劫不復。

真正進步的國家是人民素質開始,比武器競賽,算嗎?









想了解什麼叫做"歧視"

就是看你的回文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完全可以充分的了解看到你是怎麼在"歧視"別的族群了

vicence wrote:
不用管啥率或件了
怎撞都是機車倒楣,不是?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討論頁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提醒:內容可能因過於寫實、驚悚而令人感到不舒服,是否繼續觀看?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評分
複製連結